中共黄山市黄山区统战部欢迎您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后台登陆
您所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太平史话
陵 阳 山 的 故 事
日期:2011-05-19  浏览次数:  视力保护色:
周  卓  群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随人慕名来到太平湖畔的陵阳山中,信步沿着山间小路向峰巅攀登。古老的山路早已被野草和荆棘封严,举步向前真可谓是披荆斩棘。随着地势的升高,我放眼望去,满目的灌丛薜萝,寂寥的空山犹如已沉入湖底的广阳古城,寂然无声地沉睡着。但是,陵阳山在历史却是赫赫有名的,有关
它的传说可以频见于史志。
    随着山路的逼仄难行,我不禁脸露难色,时行时停,带我上山的人似乎看出了我登山的兴趣不大,便赶忙给我介绍起陵阳山的故事。陵阳山广二十五里,三峰矗立,故又名三台山。相传汉武帝由于惧怕其祖母,汉文帝的皇后窦氏家族的势力,在窦太皇太后去世后不久,便大肆清除在京城长安的窦氏势力。窦氏家族凭借太皇太后的权势,接连三朝(汉文帝、汉景帝及汉武帝)在朝中封侯为官,并留居长安,把持整个朝政,成为汉武帝的心腹大患。窦太皇太后一去世,汉武帝便想方设法将窦氏一族逐个派出京城以分化瓦解,清除不利于自己的政治隐患。元封二年(公元前109年)汉武帝借在江南新设陵阳县的机会,令窦氏族人窦子明去当县令。时过中年的窦子明信奉黄帝、老子的道家之说,主张无为而治,与武帝的新政不合,他知道自己是不会被重用的,无奈之下只得领命上任。这位新县令在任上据传“专务渊默化民,清净凝一,”大小政务皆亲躬,不假他手。一有政暇,他就去涎溪(即舒溪)钓鱼,昔日舒溪河畔有一巨石,相传他经常在这块大石上钓鱼,后人称之为“钓鱼台”,这巨石今已沉入湖底,惜已不存。一日他钓得一条白鱼,回衙后交于厨子烹调,准备美餐一下。过了一会儿厨子来禀报,说是鱼肚子里发现一封丹符,窦县令听了十分惊奇,便叫人将书符呈于他看。他打开一看,原来是教人炼丹的丹书,不禁大喜。于是他便潜心阅读研究,由于他本来就精通黄老之术,加上又得了丹符,炼丹之术更为大进。三年后他辞去县令,上陵阳山专事炼丹。他不辞辛劳,到芝岭这个地方采集灵芝,到黄山采集五色脂石,他不怕失败,反复按照“丹符”上所记载的方法认真冶炼,不知过了多少年,他的丹药真的炼成了,服食后便乘黄鹤飞升而去。据传陵阳山中峰之半有一处叫“丹台”的地方即是窦子明当年炼丹的所在,台高二百余丈,故又名“天柱石”。山脚下还有黄鹤墩、黄鹤池,传说当年窦子明服食丹药后即是从此处乘黄鹤飞升,还有许多白鹤为其飞舞欢叫。今黄鹤墩、黄鹤池惜已沉入湖底。关于窦子明成仙飞升还有一种说法,说是窦子明当时钓得的是一条白龙,这位仁慈的县令有好生之德,他把小白龙放回溪中,五年后白龙来迎窦子明,把他带上陵阳山修炼,一百余年后他终于得道飞升。还传说窦子明收了一个徒弟,名叫王子安,二十余年后,王子安忽然死去。不久在他的坟上长出又高又大的树木,传说有黄鹤飞舞鸣叫于树上,声若呼唤“子安,子安”,唐代大诗人李白作诗记其事,有“白龙降陵阳,黄鹤呼子安”之说。后人便称此处为“黄鹤墩”(有的志书记为白鹤墩),其不远处的池塘称为“黄鹤池”,池中水平如镜,远处的黄山如菡萏矗立,倒映池中,形成“芙蓉秋水”之美景。历代史志记载:陵阳山的中峰之半,有丹台,丹台上有丹灶、丹池,陵阳泉自石壁缝中涓涓流出,注入池中,丹池又称丹井,其水淡红,微有朱砂香气。东晋时的文学家郭璞有诗赞云“陵阳挹丹溜”、“陵阳宜丹砂”。唐天宝中,皇帝诏令遍访天下名山福地,陵阳山得列其中,并赐建“仙坛宫”于丹台之上。李白于上元二年(公元761年)慕名来到陵阳山,并上丹台谒仙坛宫,留下了《至陵阳山登天柱石,酬韩侍御见招隐黄山》一诗,诗中有“何意到陵阳,游目送飞鸿,”、“何日可携手,遗形入无穷”等句,抒发自己因遭故流放、遇赦返还,急于避世隐居、求仙问道的心情。关于李白是否游陵阳山历代志书并无定论,亦不知是什么原因这些史志却疏漏了李白这首诗,从而失去作定论的依据。实际上细读这首诗,无论是在写作的背景上,还是在诗作的心态、风格上都可以断定出自李白的手笔而非伪作,故明《万历太平县志》作了收录以证明李白在遭流放后是曾来到陵阳山。据传当年的陵阳山仙坛宫还供奉着窦子明的画像,后来台上还竖立了《陵阳窦子明传》的石碑供人拜谒。这块石碑后于明弘治三年(公元1490年)由石埭县令萧环重立,今碑记或许还在。
    听着有趣的传说,我忘记了登山的辛劳,忽然,随我来的人指着前面的高岗说:“前面就是丹台”。听了这句话我举眼望去,觉得似乎是爬到了山巅,可是随我来的人却说,那还不是山巅,而是山半的一处高岗,到了上面就知道了。我们加快脚步向高岗爬去,不一会儿就登上了这个叫“炼丹台”的高岗。岗上有一块约十余亩的平地,杂草荆棘丛生,我们好不容易找到一块空地休息。坐了一会儿,我慢慢地移步到“台”前,四下眺望。只见蓝天白云的天幕下,群山似海,俯视太平湖,则好似另有一个天,云影在湖中徘徊,深碧色的湖水,像翡翠般的透亮,岸边的青山倒映湖中一色青青,大小游艇似在玻璃上滑行,又似在嫩绿的丝绸上移动,山外青山湖外湖,层层迭迭,连绵不断,极目难收。想不到在陵阳山炼丹台眺望太平湖,竟可以领略“春山低秀,秋水凝眸”的绝色,我不禁心旷神怡,有不虚此行的感叹了。炼丹台上的古迹虽然已经湮灭,没有新设亭阁,没有一点人工的刻意点缀,但仅此大观也足以使人心满意足了。我曾去过千岛湖,湖中有一登山观湖的去处,但却没有如此的佳胜可眺。
    “陵阳山还有一个有趣的故事”。带我来的人见我在沉思,以为我没有见到炼丹台上的古迹而对景惆怅,急忙凑过来帮我解愁。他指着台下左右分布的两条山陇向我介绍:我们现在站立的山头是陵阳山的中峰,左右分峙的是陵阳山的东、西二峰。这东、西二峰峦在炼丹台上看犹如从左、右飞腾而出的蛟龙,过去是直奔舒溪河,如今是直插太平湖中。这样的地形正是过去地师所说的风水宝地。这风水宝地被明代万历年间曾任南京工部、礼部、吏部的三部尚书毕锵看中,他在年及八十时,乘皇帝赐问朝官还存活在世上之人的机会向皇帝要求赐葬陵阳山中峰,皇帝不但答应了他的要求,还加封他为太子少保。之后他一直活到九十三岁,无病而逝。去逝后皇帝追赠毕锵为太子太保,谥恭介公。传说这位毕尚书对后事极为深谋远虑,他命下人准备了七口同样的棺材,,出殡那一天,七口棺材同时出门,分葬在陵阳山的七个地方,连家人也分不出是真是假,真的埋在何处。他还为自己的墓葬写了一篇名叫《陵阳中峰记》的碑文,事隔八年,即万历四十七年(公元1619年)才勒碑以示纪念,后人当然不知该树在何处,只好胡乱找了个地方立了这块碑。碑文称:“吾埭濒水而城,城北则陵阳山,山有三峰,中峰最高,自九华迢递起伏而来。余涉后溪,道黄鹤池至仙宫,上丹台领岩泉,以求所谓窦子明故迹者,遂穷其巅而升焉。”由碑文看,尚书墓当是葬在炼丹台,可是“文革”中有人据此在炼丹台附近寻觅,好不容易找到一处貌似墓葬的地方,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掘开来,那知道还是假的,只能是无功而返。这位尚书大人的墓究竟在何处,至今仍是一个谜。由于这位尚书墓地不加修饰,同时又布有疑冢,故后人一直无法猜透真墓在何处。清代即有人吟诗云:“陵峰今日偶来游,溪午扶风到上头;一径野花初冒雨,半城老树早知秋;黄牛队里尚书冢,白鹤巢边仙子楼。樵唱莫摧残照晚,萧萧客思满秋林。”到现在又过去一百余年了,令人有“空山久寂寥,往事尽尘烟”之叹,尚书坟给陵阳山增添了一个神秘的谜。
    在丹台上,带我来的人指着一片灌丛说昔日的仙坛宫香火一直未断,并延续到清朝末年,由于仙坛宫建在丹台上,昔日人们上来后可以一方面访仙问道,一方面登临观光。站在台上据说可以西望九华山,南眺黄山,还可以俯视舒溪河畔的田舍农庄,万家庐井,青山如黛,绿水似玉,绚丽的山川风光尽收眼底。唐代诗人刘禹锡有句名言:“山不在高,有仙则名。”陵阳山主峰海拔仅高530米,但由于千百年来的神奇传说,使她成为江南名山。如今她静静地“睡”在美丽的太平湖畔,相信总有一天人们回唤醒她的。
    下山时我忽然记起过去太平县有一个乡名叫“长寿”,就在陵阳山下,据说乡中居民沾染了山的仙气,故多长寿,乡以此得名。说着话,我们不知不觉下得山来,说也奇怪,我觉得没有一点儿疲倦,猜想大概是沾染上窦子明的仙气了。
 
中共黄山市黄山区委统战部 版权所有 黄山市黄山区政务新区五号楼  邮编:245700 
联系电话:0559-8500123  邮箱:[email protected] 皖ICP备0750032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