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黄山市黄山区统战部欢迎您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后台登陆
您所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太平史话
皖南山区中心县委领导的樵山保卫战
日期:2011-05-19  浏览次数:  视力保护色:
    自民国29年(1940)5月,皖南革命斗争领导人之一的洪林在樵山(今新明乡樵山村)建立泾(县)旌(德)太(平)中心区委(后扩建为泾旌太中心县委)始,樵山就成为泾旌太的中心根据地。
    民国33年(1944)底,国民党苏、浙、皖、赣挺进军总司令陶广命令进攻樵山。中共皖南山区中心县委书记胡明和泾、旌、太游击队负责人洪林等,决定对国民党军的进攻给予猛烈还击。
    但面临敌我力量悬殊的局面,该怎么打呢?11月28日晚,洪林立即召集民兵骨干分子开会,并请保长丁永清和几个老人参加,商量对策。老人们说:“樵山山势险峻,四面陡峭,只有7个口子能上,把住了7个口子,架设好滚木雷石,敌人兵力再多也不容易攻上来。”据说太平天国时期,清兵就是利用了樵山的地形,架了雷石,石达开在山下看了一阵便没有敢攻上来。如今山上还有很多当年架设的雷石,正好可以利用。民兵骨干们说:“地形有利,现在群众情绪又高,我们要迅速发动战斗力量。”于是,大家便分头准备。
                           
 一    踊跃报名参战
 
    当时,樵山的民兵都报名请战,不是民兵的也都要求参加民兵。最感人的是快60岁的丁永水,强烈要求把守举坑的口子。他信心十足地对洪林说:“你们把守大口子的任务重,这些小口子就交给我们老头子吧,敌人敢从举坑上来,保险叫他们用尸首填深坑!”洪林便安排5个年轻人和3条枪给他。保长丁永清当场也报名参加了民兵,并自告奋勇地接受在外浮溪山头放雷石的任务,他说:“洪同志,这两年共产党对我们的教育很大,我也要为保卫樵山根据地做点事,外浮溪山上原来摆放雷石的位置我最清楚,我去放雷石!”洪林见他态度诚恳,便鼓励他说:“好,希望你永远跟着革命的队伍!”于是让他担任了放石小组组长。泾县铜山有个贫雇农章大毛,弟兄4人,最小的才十三、四岁,全部前来要求参加作战;党员徐兆堂也来请缨杀敌。由于铜山党支部一直是个坚固的地下堡垒,党员们仍不宜过早地暴露身份,洪林便劝徐兆堂,要他继续秘密活动,为樵山筹足粮食,并动员章大毛回去,协助徐兆堂做好这个重要工作。接着,洪林派肖小春带领1个排守住外浮溪入口的第一线;派查天才带领两个班守住泾县铜山至奎孔岭一线;查文和带领两个班守住麻岭。留下两个班精悍战士,由洪林直接带队,作为机动兵力,在樵山岭上策应各个方面。
    布置完毕,洪林又连夜派出侦察组下到樵山外围活动,把太平到旌德、太平到泾县的电话线全部砍断,并在外浮溪打枪,以此来扰乱敌人,捕捉敌人的零星人员以了解情报。那一夜,樵山岭上更是一片紧张备战的场面。“不让敌人上来吃到一粒米!”“不让敌人上来喝上一口水!”群众都在坚壁清野,锅碗瓢盏都拿到山上去了。游击队队员们也紧张地做了一夜工事。一切准备就绪,只等敌人上来挨揍。
                            
二   战前小试牛刀
 
    11月29日一早,妇女们把饭菜和开水送到各个口子的防地上去。樵山周围的地方党支部也在积极设法支援樵山战斗。但敌人并无动静。上午9时左右,捉到敌人一个侦察班长。这是外浮溪一个经常在樵山山上锯木料的朱盖匠帮助捉到的。朱盖匠是樵山农会会员,40岁左右,身魁力大。当时,朱盖匠被敌人抓住,要他在前面带路,由敌人一个侦察班长跟在他的后面上山刺探情报。朱盖匠灵机一动,就答应带路。走进山口后,朱盖匠就大声叫喊:“我是朱盖匠,带个人上山锯木料!”敌人侦察班长骂他:“妈的,走就走,大嚷什么?”朱盖匠故作恐惧地说:“不喊的话,他们老远怎能看出是我?要是开枪不就迟了?”民兵们知道朱盖匠上山向来是不声不响的,今天突然高声叫喊,必然有缘故,便放他们上山。朱盖匠走近哨兵时,用嘴角歪了歪,哨兵立即明白,正欲去抓,敌人侦察班长见势不妙转身想溜。朱盖匠立即伸出那只拉大锯的胳膊,像老鹰叼小鸡似的,一把抓住了他的后衣领说:“跑?老子带你上来还能放你回去?”经审问,那个侦察班长只好供认,敌人保五团之所以还没有进攻,是因为还不知道山上究竟有多少兵力,这才派他上来刺探。
    30日下午,外浮溪送来情报,说敌人已经退出外浮溪。这时,查文和又捉住两个敌人,由麻岭送上来。查文和说:“我们一听到敌人撤走,立刻派人从小路去侦察情况,走到桃河,发现两个便衣匆匆地从太平向旌德走来,便把这两人捉住了,原来是敌人送紧急命令的。”说着,他把从便衣身上搜出的一个密件交给洪林。洪林一看,是保五团写给旌德自卫队的,因为电话线被游击队砍断了,只有临时派人送信。信上约定12月1日清晨进攻,8时在樵山岭头会师。便衣还供认,敌人要保五团一到目的地就迅速扑上樵山,但保五团不敢单独行动。为此,国民党苏浙皖赣挺进军总司令陶广大为恼火,亲自下令给各县自卫队配合进攻,定要在12月1日拿下樵山。而那时已经是11月30日下午了,情况十分紧急。洪林又问便衣:“为什么保五团又从外浮溪撤退?”那两人惊惶地睁着眼睛说:“退了?这……不知道。”洪林心里明白了,这定是敌人的疑兵之计。于是,急忙写了个汇报,派交通员送到胡明那里去,然后立即准备战斗。
    激战之前的夜晚,寒冷的气流悄悄地裹住樵山,几颗星星正胆战心惊地在天上打颤,盐粒一样的霜凌把山上的草木覆盖得雪白一片。寒冷加上紧张,使得樵山人一夜都没有入睡,于是,洪林等人又趁着夜色来到各个重要的口子上检查了一遍工事。
 
                          三   战斗以少胜多                       
 
    12月1日清晨,敌人一个排果然迅速地冲上来,进入肖小春的守地。一排手榴弹甩下去,敌人吓得纷纷撤退。半小时后,大批敌人又攻了上来,前面是一个突击连。洪林带领一个班增加到肖小春的守地上来,他招呼大家不要打枪,把敌人让进雷石冲击区再收拾。他又派人到丁永清的守地,告诉丁永清听到肖小春阵地上手榴弹响后5分钟,就开始放雷石。此时敌人仗着后面有大部队,便耀武扬威地冲了上来,距离洪林他们的阵地约有30多米的时候,洪林扬起驳壳枪打了一响,民兵们听到命令,便将手榴弹密集地投射下去,敌人的突击连猝不及防往回一挫,与后面的大部队挤到一块,正好集中在雷石冲击区,丁永清这下来劲了,他让大家赶紧放雷石。一时间巨石纷纷滚下,只听到山崩地裂似地“轰隆隆”的响声,敌人以为腊月打雷,好生奇怪,抬头一看,山上烟尘滚滚、树木横飞,巨大的石头怒吼着当头砸下来,瞬时,冲上来的敌人被砸死了大半。尸体伴随着暴雨似的巨石,又向后续部队涌下去,樵山岭也被雷石震得发颤。敌人只恨爹妈少生他两条腿,惨叫着向山下抱头鼠窜。下面的指挥官慌了,用迫击炮、重机枪猛烈地向山上发射,也没有压住阵脚。下午4点多钟,只好狼狈地撤退。旌德自卫队在麻岭发起的攻势,也被打退。泾县自卫队从铜山探进,看到那阵势,也吓得连忙缩了回去。敌人准备了多天的第一次攻势,就这样失败了。
    大约过了5天,敌人发起第二次进攻。这次敌人学乖了,保五团整个由泾县茂林方向进攻,樵山民兵也随之把主力转到铜山方面来坚守。这时,包围樵山的敌人兵力增加到2000多人,保五团仍是主攻,但却把泾县自卫队放在前面。自卫队更怕死,伸伸缩缩,上得很慢。民兵在铜山奎孔岭、查家岭上与敌人断断续续地打,直到下午四、五点钟,敌人不敢恋战,又退回到茂林。
    此后,敌人一连有十几天没有发动攻击。有着丰富战斗经验的洪林觉得这是敌人正在酝酿着一次更大的战斗。不久,茂林送来情报:苏浙皖赣挺进军总司令陶广来到泾县,又成立了一个皖南剿匪总指挥部。陶广不日还到茂林来亲自督战,声言一定要拿下樵山。并又调来保六团、第二挺进纵队等正规军,包括原先的部队,总兵力已达五、六千人。
    而这时,中共皖南山区中心县委书记胡明及雷维和率七师1个连也来到樵山,使樵山军民平添了更大的勇气和信心。当下,洪林和胡明研究了敌情,又进行了一番周密的部署。
    12月29日清晨,敌人开始对樵山发起第三次进攻。他们从泾县、旌德、太平三个方面同时包抄上来。战斗打响不久,铜山失守。吃过早饭,敌人又攻,被压下去几次。后来,敌人用了几乎两个团的兵力,以机枪督战,从密坑到查家岭5里多宽的山坡上全面推进。下午1点,敌人占领查家岭。樵山民兵退至第二道防线丁家山头。敌人再次组织集团式冲锋,丁家山头又失守了。民兵只好再退至西边一个岭上,但这时敌人居高临下,于民兵极为不利。在这紧要关头,胡明便组织前几天赶来助战的七师1个连进行反扑,战士们把枪榴弹一排排猛烈地扫射过去,好似几十门六O炮的威力,趁此机会,洪林组织了全部兵力一口气冲了上去,子弹在敌群中呼啸着。敌人没有料到这一着棋,抵挡不住,与后面涌上去的部队自相践踏,阵势大乱。敌人后面的部队闹不清情况,也慌不择路地溃逃。游击队占领了奎孔岭山岗,估计敌人在铜山要接应溃军, 游击队也就没有乘势再追。
    这时,大家一天都未吃饭,肚子也饿极了,樵山的妇女们正好将饭送来,大家吃过饭准备天黑以后再到铜山去骚扰敌人,谁知敌人慌于逃命,并没有在铜山停下来,便一口气逃回到茂林。他们在铜山煮好的三、四千人的饭也一粒未动。大家不由得懊恼起来:“咳,早知道这样,我们再追他一阵子,把敌人打得更加落花流水,也能多缴获一些枪支了!”
    当天晚上,天下了雪,山路不好走,连吃三次败仗的敌人,对樵山游击队兵力部署更加估摸不透,不敢再轻举妄动了。
    两天后,江北七师派来交通员,带来指示,把雷维和1个连调回去,并要洪林与胡明去回报工作。胡明把唐辉找来,把樵山防守的任务交给他负责。到了江北七师,李步新指示:“你们下一步是考虑如何转移出去,保存实力,而又不使群众受到损失。在敌多我寡的情况下,硬拼是没有意义的。让国民党去占领樵山,而我们就可以运用‘有限’的力量去建立无数‘樵山’式的根据地。”
    回到樵山,敌人正在进行第七次进攻。敌人这次采取了步步为营的打法,并从几个县押来1万多老百姓在前面当“人墙”。面对如此局面,洪林便把上级要求撤离的指示向党员、民兵和群众进行了传达。但没有1个人同意撤离。洪林就进行耐心说服,最终统一了大家的思想。樵山的年轻人全部随洪林撤出樵山,到外围去开展对敌斗争,隐蔽在山上的群众,由王文质、徐至敖、余平甫等几个士绅来掩护。
    敌人上了樵山岭,见没有游击队,胆子大了起来,耀武扬威地来到项家。这时,洪林等人还没有走,见敌人送上门来,便出其不意地从窗户里一阵密集地扫射,把敌人的1个连打得魂飞魄散,惊叫:“有游击队!还有游击队!”乘敌人慌乱之间,洪林便帯着民兵转到夹坑隐蔽起来。这是保卫樵山的最后一仗,前后坚持了83天。
 
中共黄山市黄山区委统战部 版权所有 黄山市黄山区政务新区五号楼  邮编:245700 
联系电话:0559-8500123  邮箱:[email protected] 皖ICP备07500320号